收藏
收藏
复制
复制
返回顶部

您现在的位置:游戏台首页 > 新闻正文

岂止“果粉”排队 Dota 2也有粉丝经济学

2015年02月11日 16:52 | 来源:178 | 网友评论:0

摘要:2月5日-9日, DOTA2首届亚洲邀请赛(Dota2 Asia Championships,DAC)主赛事于上海正式拉开帷幕,12支世界级战队在此角逐280万美元奖金。截至昨日比赛结束,共吸引2万多名玩家观赛

  2月4日晚间23时许,上海,夜间最低气温约0-2度,90后小N带着帐篷在“八万人”体育馆附近彻夜排队。

  此时,三三两两的排队人群已经开始聚集,恍然重现“果粉”排队的一幕,但他们既非等待抢购苹果新品,也不准备组团“刷”明星。

  同一时间,千里之外的四川成都,叶生刚刚驱车4小时从四川泸州赶到集合点,而成都本地以及距离较近的德阳、绵阳等小伙伴已经到齐,他们将乘坐5日的“早班机”飞往上海,目的地正是小N所在的坐标。

  看似不相干的两群人,却有一个共同的联系点——Dota2中国玩家。Dota2是一款由美国Valve公司研发的多人即时对战游戏,目前在全球拥有约1000万活跃玩家;而中国玩家数量保守估计在500万以上。

  2月5日-9日, DOTA2首届亚洲邀请赛(Dota2 Asia Championships,DAC)主赛事于上海正式拉开帷幕,12支世界级战队在此角逐280万美元奖金。截至昨日比赛结束,共吸引2万多名玩家观 赛;最终,来自美国的Eivl Geniuses战队夺冠,收获128.41万美金的奖金。

  2012年10月,完美世界宣布获得《Dota2》在中国大陆的独家运营代理权,但官方未透露具体金额。而在2014年2月,WCG(World Cyber Games,世界电子竞技大赛)组委会宣布不再组织赛事及活动,一度让包括Dota等在内的电竞游戏蒙上阴影。

  “Dota2在中国的运营与海外不同。”完美世界CEO萧泓向福布斯中文坦言,Dota本身是一个世界性产品,对服务器、带宽、ADC维护体系等的要求较高,由于中国网络硬件环境等的限制,运营背后需要解决很多问题。

  一番磨合之后,Dota2逐渐找到了中国本地化的“节奏”。连续5天,Dota2首届亚洲邀请赛每天的观众为4000-5000名;如前文所述,这些玩家来自全国各地,以及日本、韩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而其高额奖金则来自众筹奖金机制,粉丝已然成为DOTA2连创新高的奖金背后的幕后英雄。

  此次比赛正式开始前,主办方发布“DOTA2亚洲邀请赛互动指南”虚拟手册,内含比赛预测、玩家投票、道具奖励等,赛事互动指南以及积分追加道具收入的 25%会进入总奖金池,玩家每购买一份DOTA2亚洲邀请赛互动指南,即可为比赛的总奖金投入一定金额,购买的玩家越多,奖金累积也越高。

  据主办方透露,上线仅两天,购买互动指南并投入到邀请赛的总奖金金额就已经超过了100万美元,比赛总奖金随之水涨船高。

  截至2月5日开赛前,参与众筹的 玩家接近80万,其整个奖金池总额数量已经逼近300万美金,仅次于此前打破吉尼斯纪录的TI4总金额,这就意味着冠军队伍获得的奖金将超过中网男单的奖 金额。

  如果给Dota2的中国玩家画像,大多数玩家是年轻男性,且年龄集中在25-29岁。

  在萧泓看来,Dota从早年起就是一个文化现象、一个竞技赛事的现象,影响到一大波年轻人,而且这种喜欢会持续一辈子;“众筹奖金可以证明:几十万的用户都购买了同样的产品,每个人出一点钱,很快就会形成几百万美元的奖金。”

  提及Dota,也许有的人会下意识地想起“国民老公”王思聪——这位中国首富之子在2011年起重金投入电竞,打造iG电子竞技俱乐部;本次Dota2亚洲邀请赛,iG战队也是颇受关注的一支。

  但更多的玩家并非与“国民老公”的iG战队同时代,他们的Dota粉丝情节源于更早。

  85后的叶生是金融行业的中层管理者,工作中专业严谨甚至略带严肃, 但同事们并不知道这位“西装男”的心里住着一个Dota迷——他从高中开始打Dota,此后上大学、研究生、工作,断断续续,直到若干年后的高中同学聚会,一帮男生的传统保留“节目”还是饭后相约打Dota。

  而为了观看这次比赛,叶生连续加班3个周末,终于从繁忙的年终结算中“挪腾”出两天假期,与昔日 的“战友”一同到上海,连续观战5天,直至9日决赛落幕。

  据福布斯中文了解,Dota2亚洲邀请赛的单场门票价格从49元-99不等,5日VIP联票为899元,仅计算门票和机票两项,叶生一人的花费就超过3000元。粉丝的热情并不限于此。

  小N他们冒着严寒彻夜排队,就是为了能够赶在Dota2邀请赛“神秘小屋”开启时,能够抢购到限量版的赛事纪念品——这与iPhone新品限量首发的仪式 如出一辙。

  而在Dota亚洲邀请赛首日,由于广场排队的Dota2粉丝超过预期,原定于2月5日12时开启的神秘小屋不得不提前1小时开启;在排队近12 小时后,小N终于如愿抢到一款名为“伟大的肉山雕塑”大手办,总共花费近4000元。

  “首先是(手办)确实有纪念价值,如果算上游戏中的权益,总体价值在6000多元,肯定是物超所值。”90后的小N告诉福布斯中文,最为重要的是,这些限量版手办在Dota粉丝中的流通性不错,即使转手,也是只赚不亏。

  既然是游戏竞技,必然会有粉丝、有关注;但中国的现实是,电竞行业还远没有达到爆发的地步。

  2014年7月,在美国西雅图举办的Ti4 (DOTA2国际邀请赛),奖金总额已超过1000万美元;从奖金额度、观赛人数等来看,上海的Dota2亚洲邀请赛还有相当的潜力。

  事实上,按照业内普遍观点,电竞在中国才刚刚起步。

  萧泓认为,韩国WCG的没落最根本的是由于韩国的竞技人口太少,难以形成一个真正的属地型竞赛生态圈, 人口基数则是能不能形成一个良好生态圈的基础;而中国恰好有庞大的人口基础,之所以做成亚洲邀请赛,则希望覆盖以中国大陆为主体、韩国、日本、台湾等亚洲 国家与地区。

  另一个有利因素则是,去年9月微软XBOX在中国正式发售,尘封13年的游戏机禁令终于迎来重大转折点,但电视游戏还没有迎来真正的爆发点。

  在萧泓看来, 今后的某一天,电视就会变成游戏行业非常重要的一个战场,尽管“引爆点”的到来还会有一些波折,但作为游戏厂商已经在“时刻准备着”。

  尽管粉丝经济初显,但短期内并没有吸引到广告主进行赛事投放。

  如果在算得清的帐目中,Dota2亚洲邀请赛恐怕是一个向粉丝“贴钱”的赛事;但在算不清的账目中,完美世界不仅可以圈定粘性用户,也通过运营世界等级产品,积累运作、推广经验,为其旗下的其它游戏“探路”。

  颇为有趣的是,为Dota2亚洲邀请赛“站台”代言的明星林俊杰,本身也是一名骨灰级的Dota玩家。

  在萧泓看来,代言只是为了在短期内向特定人群推广, 但从长期来看,还是需要靠产品理念、运作方式等吸引玩家,“当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参与进来,他们自己就变成传播Dota2最重要的途径。”

  在叶生看来,Dota不仅是一种游戏,而是一种信仰、一段青春记忆;但他仍在纠结,如何向同事及家人叙述上海之行。

  “他们知道我请假到上海看比赛了,但并不清楚是什么比赛。”叶生说,需要一遍遍从电竞解释到Dota,什么时候像“果粉”一样“大家都懂”就好了。

  这大概就是Dota中国粉丝的烦恼,也是中国主办方需要突破的一个难题。

tag: Dota 2   经济学   粉丝  
选稿编辑: 游戏台编辑 责任编辑:王嘉
声明:央视网游戏频道登载此文处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共有 0 人发表观点,请选择您的观点:
请您输入相应的互动观点

网友热评:

查看全部0条评论>>

我要评论

  • 还可输入1000 个字符
    验证码:

    发号中心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