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收藏
收藏
复制
复制
返回顶部

您现在的位置:游戏台首页 > 新闻正文

IP开发热 网络文学成重点追捧对象

2014年12月18日 16:57 | 来源:人民网 | 网友评论:0

摘要:将当红的网络文学改编成影视剧或游戏,甚至将游戏改编成影视剧或是文学作品。这种IP运营思路往往能带来更高的收益和更低的风险。

  12月8日,腾讯多位高层邀请百余位“网文大神”在深圳进行了3个小时的闭门会议。这是腾讯发力文学业务的一个缩影。

  无独有偶,11月27日,百度正式成立百度文学,并现场签约影视、游戏等多家合作伙伴。

  如此重视网络文学,与这个行业正在发生的一场“大变革”有关。

  此前网络文学的主要收入来自阅读付费,但今后,IP(intellectual property缩写,意为知识产权)运营将成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互联网巨头盯上网络文学

  将当红的网络文学改编成影视剧或游戏,甚至将游戏改编成影视剧或是文学作品。这种IP运营思路往往能带来更高的收益和更低的风险。

  12月8日,深圳蛇口希尔顿酒店,一场新书首发式正在召开。

  站在台上的,是网络文学行业“大神级”人物“风凌天下”,他和盛大文学合约期满,刚刚加入了腾讯文学的阵营。

  “我们希望有更多像风凌这样的作者,像明星一样,站在台前,而不只是站在网络背后。”腾讯文学CEO吴文辉说。

  当天,腾讯文学召集百余位“网文大神”召开峰会,并且与他们进行了3小时的闭门会议。参会的腾讯高层包括:腾讯总裁刘炽平、腾讯COO任宇昕、腾讯副总裁程武、腾讯文学CEO吴文辉等。

  吴文辉接受采访时透露,2015年腾讯文学的投入将是2014年的两倍。

  在腾讯重金布局网络文学的同时,百度也杀入了这个江湖。11月27日,百度正式成立百度文学,旗下包括纵横中文网、91熊猫看书、百度书城等子品牌,并现场签约影视、游戏等多家合作伙伴。

  吴文辉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腾讯文学将通过两种方式发力:首先,移动互联网将拓展网络文学的阅读人群,通过手机QQ、微信等渠道进行推广;其次,腾讯已经布局了腾讯文学、腾讯游戏、腾讯电影等各个环节,将通过IP运营的方式将一部作品的价值最大化。

  IP运营包含在马化腾对于腾讯未来的理解当中。在乌镇举办的互联网大会上,马化腾在演讲的最后5分钟,特别谈到了对于内容产业的理解。在他看来,“腾讯的核心是做连接,但如果只是纯管道,我们觉得不够,所以还做了大量的内容,从游戏,到动漫,到文学,再到影视,构成一个交织的知识产权新生态。”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腾讯、百度这样的大公司大手笔进军文学产业,有着类似的思路——网络文学正是IP的源头,将广受欢迎的文学作品改编成影视剧,几乎是影视投资领域风险最小的一种方式。

  IP运营成为热潮

  “如今已经不存在一个单一的出版行业,也不存在单一的影视或者游戏行业,这些行业都是打通的,其核心正是IP。”

  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曾表示,有影视IP的网游收入,是没有影视IP的网游收入的2到8倍。在爱奇艺的自制剧策略中,针对《盗墓笔记》、《鬼吹灯》等已经产生了巨大影响力的内容进行改编,已成为一个专注的方向,根据这些“超级IP”改编的作品,能为整个网站省去很多的宣传成本。

  近几年,影视剧行业吸引了大量热钱涌入,一方面影视剧生产数量增长迅速,另一方面内容资源却开始出现长期的匮乏,让网络文学作品的改编权价格“水涨船高”。

  在今年11月的一次采访中,“科幻大神”刘慈欣曾感慨,自己作品《三体》影视改编权卖得太早。

  “改编权的价格,今天和几年前的市场差别很大。”刘慈欣告诉新京报:“那个时候你没有什么话语权,有人要就不错了,现在这个市场很火,但你已经没有什么可卖了。”

  在单纯的版权售卖之外,对IP的系统化运营更是有望获得更大规模的收益。

  一个典型的案例来自磨铁图书CEO沈浩波。这位知名出版人曾出版《甄嬛传》《诛仙》《盗墓笔记》等大量网络文学作品,如今,这位图书大佬也要进军影视行业,这背后正是IP运营的思路。

  在今年9月的一次论坛上,沈浩波曾扼腕,《甄嬛传》的改编版权只卖了30万,但电视剧《甄嬛传》卖给电视台,一集的价格就是300万,整部剧的网络播映权就卖了2000万。

  “为什么我要做电影,因为只有这么做才能挣到那么多的钱!”沈浩波说:“我每年有这么多的IP,为什么我不自己做呢?”在他看来,如今已经不存在一个单一的出版行业,也不存在单一的影视或者游戏行业,这些行业都是打通的,其核心正是IP。

  业内称警惕IP的过度消耗

  “IP运营”的另一面,是对同一个IP的过度消耗。《盗墓笔记》作者南派三叔对于IP运营“鸡贼心态”的表述曾引发业内共鸣。

  12月2日,南派三叔在中国影视艺术创新峰会上发表演讲称:“我们做电影的人有时候是说我想做电影,然后同时做一个游戏吧,得到一些流水的利润可以补贴我的利润,这是一个鸡贼。做游戏的人怎么想?我拍一个电影,虽然不赚钱,但是可以把它当大型的广告片使用,我游戏至少可以赚钱,这又是一种鸡贼。”

  “这不是做IP的核心道路,而是IP的套现,是最终消耗IP的方式。”在他看来,一个IP从研发开始,就需要用大量的资金去支持它。比如《哈利·波特》,小说形成了大量的粉丝群,但第一部电影一定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才能成为一个“放大器”,去反哺IP本身,这是一种“重产业链”的模式。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对新京报表示,在国外的一些成熟案例中,开发者之间通过共同协作,延长了一个故事的生命力,一个IP的价值最终取决于开发者的共同行动。

  在他看来,IP的培育有两类方式,一类是通过不断讲新的故事,延长一个形象的生命力,迪士尼的小熊维尼就是这样的案例,迪士尼在对外授权的同时,保持着对小熊维尼新版动画的开发,让小熊维尼具有新的内涵。

  另一类则是通过衍生品来反哺IP,这一类的典型是Hello Kitty,Hello Kitty的品牌拥有者自己开发了2万多种产品,授权开发了16万多种产品,因为衍生产品开发得特别成功,反过来让IP价值增加。

  类似的情况还有《愤怒的小鸟》,这款游戏红遍全球之后,游戏的生命力逐渐降低,目前游戏的出品方正在通过动画电影的方式来延续这个形象的生命力,而动画片中的一些新形象可能给这个IP带来更大的价值,从而形成滚动授权。

  陈少峰表示,当下国内的情况是,大家看到了IP运营的好处,授权价格一下子抬上去了,但无论是授权方,还是被授权方,都比较急功近利,IP开发得成功与否带有偶然性。“我们现在过多依赖IP一次授权带来的利益,缺少一个培育IP的过程。”陈少峰说:“这跟国内的创意和技术的水平有关,也和这个行业的风气有关。”

tag: IP   网络文学   追捧对象  
选稿编辑: 游戏台编辑 责任编辑:王嘉
声明:央视网游戏频道登载此文处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共有 0 人发表观点,请选择您的观点:
请您输入相应的互动观点

网友热评:

查看全部0条评论>>

我要评论

  • 还可输入1000 个字符
    验证码:

    发号中心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