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TV游戏台>三国杀专区 > 攻略心得 > 内容
点击复制本文连接推荐给朋友
分享到:

人生就是一局《三国杀》

2012年02月22日 17:09 | 网友评论:0

摘要:  最近,非常热衷于在网上玩三国杀这个游戏,甚至连短信铃声也改成了司马懿大人的天命?哈哈哈……  按照朋友的说法:走火入魔了!  尽管玩家们在论坛上不停的指责配音有问题,我甚至怀疑配音人员的普通话标...

  最近,非常热衷于在网上玩三国杀这个游戏,甚至连短信铃声也改成了司马懿大人的“天命?哈哈哈……”

  按照朋友的说法:走火入魔了!

  尽管玩家们在论坛上不停的指责配音有问题,我甚至怀疑配音人员的普通话标准是否达到了二乙的水平(全国普通话等级考试二级乙等)。但是,每当听到这些熟悉的人物配音,还是会让我热血沸腾。

  尤其是我心爱的司马大人那句:“下次注意点~”那种阴阳怪气的腔调,还有牌面上很有气势的动作,特别是司马懿的人物技能“反馈”和“鬼才”,都让我非常喜欢选择这个人物。

  为了搞清楚甄姬阵亡时的那句口齿不清的“悼良会之永绝兮,哀一逝而异乡”,我还特地翻出了《洛神赋》,认真诵读了一下曹值的名篇——话说,看过之后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文盲,好多不认识的字啊。

  我每次听到甄姬这段话,都觉得她念得像:到凉/未知/永诀/西,挨仪式/矮异乡。我个人认为,这句古文在念读时应该这样分断词语:悼/良会/之/永绝兮,哀/一/逝/而/异乡。古人用的词语都是单音节词语,也就是说单独一个字就是一个词语。如果从字面上直接翻译这句话就是:悼念美好的相会永远断绝了,哀怨这一次分别(之后)(我们)就在不同的地方了。如果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在意思上的翻译就是:伤心这次美好的会面永无佳期再约,哀怨这一离别就天各一方。对于将来不能再见到洛水女神宓妃,这句话表达出作者曹值的痛苦和哀伤。——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配音人员在进行这段语句录制的时候,肯定没有领会其精神含义,而只是照本宣科了一下。

  撇开这些小小细节问题,三国杀是一款非常优秀的游戏,无论是作为网络游戏还是作为桌面游戏。我可以理解为什么这个游戏如此风靡,我也能够理解为什么论坛上面有那么多玩家,会热衷于参与到这个游戏的设计中。因为这个游戏,不仅需要运筹帷幄的智慧和谋略、杀伐决断的勇气和魄力、听天由命的运气和人品,还再现了群雄割据的历史和古老深厚的文化。一款游戏,可以包含如此之多的内容,所以,喜欢玩的人很喜欢、越来越喜欢,也是有道理的。

  中国古代的历史就像个轮盘一样,到了一个时期就出现合久必分、天下大乱的情况,等到乱世过去就出现分久必合、天下大同的局面。而三国时代,更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老祖宗说过时事造英雄,老祖宗还说过乱世出豪杰,老祖宗更说过识时务者为俊杰。反正中国的历史悠久,老祖宗们说过很多有道理的话。在历朝历代戏子伶人、梨园子弟、说书的、唱曲儿的、各地民间戏剧以及木偶、皮影、画册等等一系列丰富和娱乐广大人民精神文明的艺术者与艺术作品的推动之下,在罗贯中先生风靡中国几百年的章回体小说《三国演义》的推波助澜之后,我们坚定不移地相信:情商高超的刘备是仁君的典范,累死累活的诸葛亮是智慧的化身,单纯可爱的关羽是义气的武圣,雄才大略的曹操是狡诈的奸雄,心胸宽广的周瑜是小气的将领……无论我们对这些人物的认知是否完整而正确,他们都是历史上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人物,在小说家浓墨重彩的描绘之后,他们如同夜空中璀璨的星光,江河中奔腾的浪花。尽管已经早早逝去,但在我们每个国人心中,成为一个个永恒而经典的形象。

  对于那些热衷于历史、文化的人来说,看到三国杀这个游戏当然会产生无比亲切的熟悉感。仿佛昨日张飞还在长坂坡吓退曹军,隔壁的吕蒙正在被孙权教育学习文化课。我曾经怀着无比激动而热烈的心情幻想过,假如哪天有幸穿越到了三国时代遇到周瑜,哪怕是冒着被杀头的危险,我也要在他面前演奏时不停地弹错音,好引起他对我的注意(周瑜精通音律,时人谣:曲有误,周郎顾)。当然这个仅仅只是一个幻想,更有甚者如此打击我:人家看你,那是谴责的眼神!

  好吧,我承认我错了。但是,当我每次选择周瑜,在听完他的三声傻笑、凭借“英姿”这个技能比别人多拿一张牌时,我还是忍不住看看牌面上的这个人物:那曾经是个何等英姿勃发的人物!多谋善断、忠君爱国,从来都不畏强权,不怕牺牲,而且还是个忠贞不二好丈夫(只有小乔一个老婆)。只可惜天妒良材,英年早逝。如果像他这样的人物没有在36岁撒手人寰,那么三国风云会如何续写?

  同样,聪明到被老天爷嫉妒的郭嘉,也在38岁的时候早早升天。三国杀中,为郭嘉设计了“天妒”和“遗计”的人物技能,不是没有道理。

  或者,难道说设计三国杀游戏的游卡桌游也是在追忆那些历史人物的种种过往?黄盖的苦肉、张辽的奇袭、马超的铁骑、张飞的咆哮、夏侯的刚烈、吕布的无双、许褚的裸衣……这些简单明了的关键词,帮助我们回忆起那些被浪花淘尽的英雄们,还有那些在三国中数不清的典故,无法证实的传说,以及令人心神向往的遗迹。

  一副将近两百张牌,各色人物,各种身份,各类锦囊,各种武器,居然就能再现出三国那种群雄逐鹿中原的局势,令人为之着迷,也是无可厚非。

  曾经在某个网站上看到过几个很有意思的投票:三国杀,上手四张“杀”怎么办?其中有一个选项是:我是张飞,我咆哮了!

  当然,出现首四张牌都是“杀”的情况,这种几率还是很小的。无数次的实践证明一个残酷的事实:三国杀的设计是非常讲求平衡性的:但凡人物技能优越而复杂的武将,都只有三格血;而人物技能单一的武将,都是厚血的家伙(刘备、曹操、孙权作为热门主公备选武将,另有主公技能,也是合理的设计)。所以说,能够做到“一张一弛,文武之道”的全能型人才,是不可取的。有一得,必有一失。

  一个游戏,或者说在制定一个对抗性的项目时,规则的平衡性是非常重要的。相对来说,拔河是最平衡的游戏之一。正因为需要平衡,围棋中才有了“贴目”的规则,即对于先手的黑棋必须扣除一定的目数。在乒乓球、羽毛球、网球等等一系列的球类项目中,出现了发球局的概念……这都说明了同一个道理:在通常情况下,先下手为强。

  所以说,在三国杀中,反贼的势力看似最强大的,但是,出牌总被置于主公的后手;然而,尽管主公是先手出牌,但是台面上却是敌我不清的现状。恐怕这就是游戏中最微妙、而最不为人注意的平衡了。

  或许,某些经常玩牌的人不会认为台面上敌我不清,甚至会认为这个游戏打到最后,只不过一种模式了,例如刘备主公和郭嘉忠臣互相眉来眼去的传牌。没错,这可以是忠臣配合主公的一种方式。但是,有谁计算过这种情况出现的几率有多少呢?有谁能够具体分析出这对组合的完美搭配?不要忘了,台面上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叫做内奸,他也可以假装自己是忠臣,选择和主公眉来眼去。

  内奸这个人物角色,往往被众人诟病。新手很少有人会乐意当内奸,往往都不知道该怎么出牌:害怕被人看穿身份,也害怕所有人都来打自己。新手最喜欢的角色恐怕是反贼,因为人多势众,互相也好有个照应。而内奸却没有。作为主攻或者忠臣,他们都是有紧密地联系的同盟。但是站在内奸的角度上来说,他没有朋友,没有同盟,他独立于所有角色之外。当他辛辛苦苦地帮助主公杀光所有反贼的时候,也就是他向主公开始发难的那一刻。他的胜利完全都是靠自己智谋和运气取胜——否则,三国杀Online上,内奸胜利之后的那20分是那么好拿的?我觉得,最失败的内奸,就是不负责任的砍死主公,只保住自己渺小的1分,还自作聪明地认为这是最保险的作法。

  内奸的存在,是这个游戏的一个重要的平衡点。难道是主公在负责平衡场上的局面吗?不。真正高手之间的较量时,那都是内奸在悄悄地偷梁换柱,而不为人所知道。反贼们的目标单纯而直接;忠臣的目标也不复杂;而对主公来说,“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最麻烦的恐怕就是内奸了,他要时时刻刻计算自己的利益,不动声色地干掉一个又一个障碍,同时还要绞尽脑汁地防止自己的身份暴露,保存实力。内奸啊,任重而道远的角色啊!!!

  我也见过被内奸打得头破血流的反贼叫嚣着: “内奸!我们死了,看你一个人怎么单挑他们三个!”事实证明,一个优秀的内奸,是可以让忠臣彼此怀疑、失去信任,从中获得渔翁之利。想必游戏打到现在,也不是没人见过,内奸先是联合忠臣杀光反贼、而后挑拨离间,最终干掉主公,傲视群雄。

  所以过来之人经常如此教导我们:做一个内奸,你就要死忠,忠心耿耿到让所有人都怀疑别人是内奸。这就是内奸的生存法则。当场上只有内奸和忠臣的时候,有些主公就被胜利冲晕了头脑,不分黑白地乱杀人,却不知道这是在自毁长城。我已经有过数次身为忠臣却假装内奸,遭到主公怀疑而被乱砍的情况——好吧,我承认,这是我某种邪恶的趣味之一。

  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带着“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之情,非常冷静地告诉那个上位者:你好好藏牌,不要乱砍人,这样做的话,无论谁是内奸,来找你单挑,你都不会吃亏。没错,作为忠臣我假装内奸,在战斗初期可以分散主公的火力,帮主公消灭反贼。狡兔不死,走狗不烹;飞鸟不尽,弹弓不藏;反贼不亡,主公也不会来砍我。最后,即使只剩下内奸和我俩人在斗争,主公在一边看戏,我也不会对自己和内奸心慈手软。哪怕多砍掉他一格血,多耗费掉他手上一张牌,对主公来说,胜利的几率都会提高一些。这就是忠臣的生存法则,不要怕牺牲自己,要为主公分担火力,努力地砍死反贼,找出以及逼死内奸;忠臣可以成为炮灰,但是一定要保护主公:你的牺牲可以换来他的胜利,而你也因此可以获得胜利,但是,他的失败,就意味着你的全部失败——更何况,主公也不是傻子,危急关头不可能不来救你啊。

  我曾经见识过一个忠臣假装反贼而保存实力,最终干掉反贼的成功实例。最初,连主公都慌了阵脚。而他却气定神闲地砍了主公一刀。这种极端事例,令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个绝对需要优秀RP和过硬的技术。

  说到这里,假如我们换一个角度思考一个现实的问题:假如把忠臣比作职工,把主公比作领导,把主公和忠臣的利益集团比作一个单位,那么,我们工作、事业是不是就如同一盘三国杀一样?在三国杀中,一个忠臣想要胜利,只有依靠主公所在的集团,奉献自己的力量,势单力薄最终容易导致失败。那么,在个人事业上,或者在生活中,我们想要各种不同的“成功”,是不是也应该依靠什么,奉献什么?

  尽管这只是个游戏,但在这个游戏的精神层面上,是否有着比飞行棋更多的哲学思考呢?你不能控制你从牌堆里摸上来的牌,如同你不能随心所欲的在飞行棋中扔出六点。当你看着手上一堆废牌,你究竟是选择自暴自弃,还是选择运筹帷幄?

  没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如何善于利用这份运气打出好牌,这是需要技术的,而不是怨天尤人的态度。生活,何尝不是如此?当你设计和规划好如何砍死一个对手时,甚至连你装备都是全套的豪华版,而上手却是两张“闪”,你该怎么办?或者手拿十来张好牌,足以折磨死对手,甚至扫荡清盘,却因为一个“乐不思蜀”而不得不全都丢弃,你该怎么办?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机会从你眼前溜走。而那个奄奄一息、只有一格血的对手,却因为你的这次“高抬贵手”,奇迹般地活了下来,甚至“无中生有”出几个桃子——悲剧,就是这样诞生的。

  不要以为自己足够了解了一些人物技能,因为没有一个人物技能是没有缺点的。我曾经对一个正在“空城”的诸葛亮如此解释:当诸葛亮手上没有牌,自以为可以凭借“空城”躲过对手的攻击时,“南蛮入侵”和“万箭齐发”,就足以使你致命——当然,队友会帮你“无懈可击”的。

  所以说,一物降一物,总有一些人物技能是可以克住另一些人物技能的。这就是这个游戏最精彩的平衡之处。

添加到收藏夹
分享到:

网友热评:

我要评论

  • 还可输入1000 个字符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