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收藏
复制
复制
返回顶部

您现在的位置:游戏台首页 > 新闻中心 > 网络游戏 > 新闻正文

金农:揭秘《暗黑3》“打金者”的生活

2012年08月01日 11:59 | 网友评论:0

摘要:  Chinese Gold Farmer,直译为中国金农。美国《时代》周刊的解释是这样的:指那些泡在网络游戏里赚取游戏金币或者游戏装备的中国玩家,他们通过互联网将这些虚拟物品贩卖给时间宝贵的玩家换取真正的货币。 ...

  Chinese Gold Farmer,直译为“中国金农”。美国《时代》周刊的解释是这样的:指那些泡在网络游戏里赚取游戏金币或者游戏装备的中国玩家,他们通过互联网将这些虚拟物品贩卖给时间宝贵的玩家换取真正的货币。

  在国内,这些人被称为“打金者”,他们往往集体受雇于某个老板或者自行组成团体——业内人称“游戏工作室”或“打金工作室”。他们存在于大型网络游戏中。打金者让玩家得以不用花时间和精力“练级”,只要舍得花费金钱就可以令自己在游戏中扮演的角色更加强大。这是网络游戏独有的商机。世界银行 2011年发布

  的报告称,全球网游业的虚拟经济收入在2009年时已达到了30亿美元,估计有10万人正从事网络游戏中的“打金农民”一职,他们主要活跃在中国、越南和印度等东南亚发展中国家。而金币的购买者也从最初的欧美玩家蔓延到国内,在淘宝上,就有成千上万个金币店铺。这也是一个到处是“血汗工厂”的行业。据世行统计,在经过层层盘剥后,“打金”获得的收入真正落到打金者手中的大概只有1/5。2011年,平均每名打金者每月的收入约为1550元人民币,年收入18600元人民币,但每天的工作时间往往超过10小时。

  这还是一个游走于法律灰色地带的边缘产业。为了获得更多的金币,打金工作室常常购买 “灰号”(网络游戏中被盗用的账号),使用“外挂”(一种木马程序,能指令游戏角色不断重复同一个“打金”动作,从而大量获取金币)。由此带来的一个后果是,大量出现的金币会造成游戏世界的通货膨胀,增加游戏的难度,减低游戏的吸引力,因此一直遭到游戏开发商的打击,甚至可能遭受重罚:南京一对使用“外挂”牟利的夫妇,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总计9年的有期徒刑。

  从打金到金币销售,这是一条横跨了几大洲的产业链,而被称为“金农”的打金者,只是生物链的最低端。

  暗访打金工作室:无经验者免费培训

  晚上7点半,IT白领薛亮吃完了晚饭,坐到了电脑前,没有像往常一样打开最近一直在玩的 《暗黑破坏神3》(以下简称 《暗黑3》)游戏,而是先点开了淘宝页面,熟练地输入了“暗黑金币”这个关键词。

  随后,跳出了整整26页的商家信息。薛亮随即选了一家经常光顾的店铺,那家的广告词是:“纯手工打造,大菠萝金币(注:暗黑破坏神的英文发音似 ‘大菠萝’),1000万=35,你懂的。”

  5分钟之后,薛亮进入了《暗黑3》游戏,操控自己在游戏中扮演的角色“秘法师”,走向了一个迎面而来的“野蛮人”。那位“野蛮人”打开了交易界面,在“金币”的输送栏上输入了一串数字。薛亮仔细数了一下,“1000万,没错。”薛亮随即点了“确认”,目送“野蛮人”消失。

  交易结束——薛亮回头对电脑旁的记者笑了笑:“1000万金币只要35元,便宜吧?前段时间可是要150元!”说罢,薛亮用刚才购买的金币开始在游戏中寻觅合适的装备。

  在网络游戏光怪陆离的世界里,装备、级别等决定了角色在游戏中的地位,是让玩家在那个世界里成为英雄、受人景仰的基础条件。但是,要获得一身极品装备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而薛亮这样的玩家,选择了花钱买金币,再用金币换装备。他们有个特定的称呼——“人民币玩家”,是“打金工作室”的衣食父母。

  就在薛亮购买金币时,闵行区一栋普通居民楼的301室内,6名打金者正在电脑前打金。室内,刺鼻的烟味扑面而来,烟雾缭绕。不大的客厅里,并列放着8台电脑,屏幕上正是《暗黑3》的游戏界面。另一房间,地上铺着两张席子,堆着凌乱的被褥,除此以外,没有任何家具。

  这是一个最普通的打金工作室,记者借口来应聘打金者才得以窥得全貌。关于招聘的要求,很简单:有代练或打金经验,或是有两年以上网络游戏经验者优先,无经验者可免费培训;能吃苦耐劳,对工作认真负责,无不良嗜好,有团队合作精神;遵守工作室的规章制度,听从领导的安排,能胜任12小时以上轮班制;要求携带本人身份证。

  “以前做过这个吗?”工作室的老板东北口音。他吸了口烟,在烟雾中看着记者问道。

  “没有,但是经常玩网络游戏。”

  “打金这事儿和玩游戏可不一样,一点都不好玩,你得按我说的做。”老板给记者大泼冷水。

  “我知道,不断重复劳动呗,能赚钱就行。”记者“诚恳”地说。

  “你结婚了吗?以前干什么的?”老板又问。

  “没有,以前在酒吧里面做服务员。”记者接着反问:“这一天得干多久啊?”

  “10小时左右吧。”

  “有指标的是吧?”

  “那当然,你总得让我有得赚吧!”老板乐了,“先试试看吧。”他示意一名员工过来带带新人,“《暗黑3》现在封号太厉害,我们不敢用外挂,都是纯手工打金,所以比较辛苦一点。”

  记者观察四周,打金者都是些年轻的面孔,一个个眼睛死死地盯着显示器,键盘和鼠标的声音此起彼伏。记者试图跟身旁的打金者搭话,一位小伙子告诉记者,他是大学生,本来就喜欢玩游戏,正好利用暑期来赚点钱。而另一位男子疑惑地看了看记者,随即转过头继续专注地打金。

  “金农”自述:对未来不知道该怎么办

  “金农”小王通过QQ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只肯透露自己18岁,高中学历,外地人。

  问:“你赚多少钱?”答:“每月800至1200元,每天干10个小时,两班倒。没有周末,1个月只有1天休假。”

  问:“老板包吃住吗?”答:“是的,两素一荤加米饭,一间房子住8个人。”

  问:“这份工作总体如何?”答:“很累。”

  问:“这份工作是否有好的前景?”答:“当然没有,但我对未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问:“那为什么要从事这份工作?”答:“有时感觉很不错,在游戏里受尊重。”

  实际上,比打金者在食物链上更高一层的打金工作室老板,也有很多烦恼。

  “真干上打金这行,就不是你玩游戏,而是游戏玩你了。”曾经开过一个打金工作室的王文礼苦笑着告诉记者。

  说起“创业”缘由,他有些不好意思:“刚毕业时没找到工作,经常在网吧打网游,偶然听一个朋友说,可以把游戏里刷到的金币卖给别人,一冲动,就与朋友合伙投了点钱,正式上马打金了。”

  第一笔投资约6万元,主要花费在三方面:一是买了20台电脑主机和3台显示器,及其它一些游戏设备;二是租了个60多平方米的房子;三是购买游戏账号和月卡,还有外挂软件和账号。“我们那时打金的游戏叫《天堂》,主攻韩国服务器。”

  他们在屋子里打造了一个木制机箱架,把20台机器叠放在一起,通过分频器,让20台电脑共享3台显示器。24小时轮流值班,主要任务就是盯着显示器,不断切换20台机器的状态,发现有账号异常了,就手动重新登录。

  王文礼解释说:“我们购买的外挂能让一个账号反复自动杀怪打金,全程不需要人手动控制。”王文礼有一个专用的大号(游戏账号),其它小号定期把钱集中到这一个大号上,每到周末他再把金币交易给上家。“当时状况不错,100万游戏金币的售价大概是1万元。第一个月,我们一台机器能赚2000元,利润非常可观。”

  然而好景不长,大概两个月后,游戏的运营商开始打击外挂。王文礼回忆说:“打击的力度非常大,我们每天都有账号被封,环境变得越来越差。”

  王文礼迅速调整策略,放弃了外挂打金,转为雇人手动打金。“到处贴一些小广告,甚至在报纸上都登过广告,以游戏工作室的名义招些人,让他们天天玩游戏,当然不是单纯地玩,必须在游戏里刷金币。

tag: 金农   揭秘   暗黑3   打金者  
编辑:游戏台编辑 声明:央视网游戏频道登载此文处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共有 0 人发表观点,请选择您的观点:
请您输入相应的互动观点

网友热评:

查看全部0条评论>>

我要评论

  • 还可输入1000 个字符
    验证码:

    发号中心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