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收藏
复制
复制
返回顶部

您现在的位置:游戏台首页 > 新闻中心 > 产业资讯 > 新闻正文

清科创投叶滨:看好移动社交游戏和O2O

2012年06月18日 18:22 | 来源:互联网 | 网友评论:0

摘要:不管你看不看好,过去的2年时间里,正有越来越多的人狂热地跳进移动互联网浪潮中。哪怕盈利前景不够清晰,风险投资仍乐于扮演最重要的催化力量,用热钱刺激着行业一路升温。

  不管你看不看好,过去的2年时间里,正有越来越多的人狂热地跳进移动互联网浪潮中。哪怕盈利前景不够清晰,风险投资仍乐于扮演最重要的催化力量,用热钱刺激着行业一路升温。而随着移动互联网概念在产业内的渗透,从2011年以来,风险投资更是已经演变成为席卷整个互联网业的圈地运动。

  是误打误撞的遍地撒网?还是精心谋划的投资布局?网易科技独家采访国内主要风险投资公司合伙人,细述他们在移动互联网热潮里的思路和思考。

  据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仅2011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已经披露的投资案例数为58起,披露投资金额总额为5.96亿元,平均单笔投资金额为1386万美金,远远超过历年同期水平。

  2012年伊始,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投资明显放缓,2012年1月-4月,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披露的投资事件仅为10起,披露投资金额总额约为5293万美金,平均单笔投资金额约为1059万美金。

  从披露的投资案例数量、投资金额总额及平均单笔投资金额来看,2012年初期,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投资水平远低于去年同期。

  清科创投董事总经理叶滨表示,今年上半年投资放缓是资本市场回归理智的表现。以清科创投为例,其对移动互联网投资的力度进一步加大,将主要集中在移动社交游戏和O2O领域。

  2011:电商泡沫殃及移动互联网

  在去年,电子商务、移动互联网、云存储是投资界的热门。

  叶滨向网易科技介绍说:“去年大约投了20个项目,移动互联网类的项目占不到一半,今年上半年只投了五个项目,但是有三个都是纯移动互联网领域的。”

  叶滨承认,在去年,移动互联网投资领域过热,的确存在泡沫现象,很多项目估值高出预期。分析其原因多种多样,如资本市场相对活跃,移动互联网领域刚刚兴起,涌现多种创新模式等因素,此外,叶滨表示,去年电商领域的投资泡沫更大,整体拉高了投资热门领域的估值,对移动互联网领域的投资也颇有影响。

  去年,受千团大战、垂直电商热炒的影响,多家电子商务企业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千万美元级别的投资,估值虚高。

  “去年电商项目融资拿到千万美金是起步价,没拿到千万美金就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搁在几年以前,一家公司融到千万美金,可能全国人民都知道了。但是在去年,电商行业就出了不下十家拿到这个级别的投资。”

  移动互联网项目所需的资金量相对电商项目要求的千万美金级别差距近十倍,但仍旧出现了估值虚高的现象。

  2012:火热且谨慎

  就清科创投本身的投资情况来看,今年的投资速度明显放缓,但是增大了移动互联网类的投资比例。叶滨认为,投资界对移动互联网的热度没有降低,但是选项目和估值更加理智。

  受电商领域唯品会上市不利的影响,去年扎堆千万美金砸进电商的投资人清醒了许多,随着千团大战逐渐进入尾声,电商领域的千万级别投资在今年鲜有听闻。

  “唯品会在去年被认为是非常好的公司,上市之前大家都认为可能是融资目标要超十亿美金,但是最后上市表现仅仅两亿多美金,刨掉现金,公司价值不到两亿美金,完全出乎意外。所以唯品会这种成长性很快,一直被资本市场看好的公司都这样,其他电商肯定都比较难一些,这是毫无疑问的。”

  此外,从去年开始,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市况一直低迷,欧美合伙人开始谨慎起来,叶滨表示,清科创投虽然募资规模没有下降,但欧美合伙人的谨慎态度,会带给投资机构一些压力。

  随着资本市场冷却,“抢项目”不再是普遍现象。

  “虽然给的钱并不是很多,但是大家抢项目的心态比较着急。今年在估值上冷了一点点,但变化不大,心态会更加理智一些,不会再出现今天刚看完一个项目,一个礼拜不做决定这个项目可能就丢掉了的情况,区别就在这儿。”叶滨介绍。

  如果市况3年不转暖,那么大部分投资机构就不会再在电商领域砸钱,相比电商这种“快项目”,移动互联网项目则要慢得多,如果看好这一领域,则需要做好长线投资的准备。等到市场转暖,或许就到了收获的时候。

  “投资移动互联网,要看三、五年以后的未来,我相信三年以后,整个中国有超过三亿的智能手机用户的市场空间,用户在智能手机上的时间也会越来越多,所以我觉得这个方向是对的。”

  专注早期看好移动社交游戏和O2O

  清科创投一直致力于早期投资,移动互联网类的项目,投资资金在50万美金到500万美金之间,叶滨明确表示,不会做天使投资,这意味着清科创投对产品非常看重。

  “如果产品还没做出来,纸上谈兵,那我们不会去投的,但比如一个四个人的小团队做了一个App刚上线,我们觉得做的不错,即使是零收入,但是就可以投。”

  叶滨说,清科创投对移动互联网所有领域的项目都会接触,但相对看好移动社交游戏和O2O。看好移动社交游戏类项目的原因在于,该领域的Zynga还没有诞生,机会很多;其次是因为游戏行业的盈利模式是目前最为稳定的。但游戏类项目容易出现后劲不足的缺点,构成了一定风险,因此,投资游戏项目,挑选团队更加重要。

  O2O项目在投资界从去年开始热度居高不下,这是因为它能够实实在在的解决用户需求,并且盈利模式清晰。而叶滨更看重的是O2O项目的创新能力,鼓励创新,则意味着占领市场。

  针对今年移动社交领域鲜有项目获得大资金量投资问题,叶滨解释说,移动社交领域在去年受国外社交产品影响很大,但产品创新太少,同质化严重,实质问题不在于“三座大山”,而是各产品之间没有明显差异化,反而将用户分流。如果能有找准方向、有持续运营能力的移动社交项目,投资者当然愿意“赌一赌”。

  “几种同类社交App,草根之间的撕杀还顾不过来,上面天花板还想着有微信,创业者压力很大,投资人自然会更加谨慎。”

  不担心盈利问题不存在有用户而不赚钱的项目

  叶滨表示,移动互联网属长线投资,并不担心移动互联网项目的盈利问题,游戏类项目的盈利相对容易,年营收可达千万美金,但受产品影响,更倾向于并购类回报。

  而社交类项目尽管在今年成为“投资冷门”,但估值10亿以上的公司最有可能在社交领域诞生。

  O2O类项目将随着手机支付功能更加方便而健全起来,“一两年之内将越来越顺。”

  至于其他创新项目的盈利模式,叶滨表示,不存在有用户而不赚钱的项目。创业者要坚持创新,积累用户同时保持用户忠诚度,很有可能诞生新的盈利模式。

  “做成十亿美金公司的这种机会,确实是比较少,不容易,但是做成这种估值是几亿美金的公司的机会还是有不少的。

  【访谈实录】

  记者:请介绍下清科创投在去年和今年在移动互联网的投资情况。

  叶滨:移动互联网,我们去年投了大概有接近十个吧。今年上半年已经投了五个,有的还在做,所以不能公开。从计划数量上看,今年还是会比去年少一些。

  记者:为什么会少一些呢?

  叶滨:首先就是从行业来说,因为清科本身也做这个行业研究嘛,就是说今年的这个整个投资比去年是明显要放慢很多,大环境我觉得是一个很大的影响吧。但是从方向来说,我觉得对我们来说,移动互联网没有放慢,像今年我们做的这些案子,可能刚才说的五个案子有三个都是跟移动互联网相关的,去年清科做了二十多个投资,但是还有很多是和移动互联网并不是直接相关的。我们是非常看好移动互联网这个方向的,这一点我们还是比较坚信的。

  记者:您刚才说清科的行业研究显示,今年的大环境会有一些变化,是什么样的变化?

  叶滨:我觉得去年来说,投移动互联网项目的公司里面,其实最后你去看看,首先无论多么热,真正敢投移动互联网的机构其实没有很多,去年我并不认为移动互联网存在很高的泡沫,就是你对比一下电商就知道,电商我认为是有泡沫的,你看电商拿到千万美金是起步价,你没拿到千万美金就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电商很热,但是实际上你想搁在几年以前,千万美金是什么样的数量级?一家公司融到千万美金,可能全国人民都知道了,是吧,但是在去年,电商行业就出了很多家拿到这个,应该是不下十家,我觉得几十家都有。

  但是移动互联网上面真正拿到千万美金的也不多,是吧,我觉得大部分的投资还是在几百万美金的数量级,所以我认为,但是因为大家心态都比较着急,投资人的心态也都比较着急,所以虽然给的钱并不是很多,但是大家抢项目的心态比较着急。今年我觉得估值可能稍微冷了一点点,但是我觉得变化没有那么大,心态会更加理智一些,不会说我今天刚看完一个项目,一个礼拜你不做决定这个项目可能就丢掉了,现在可能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大家抢的这种心态会好很多。区别就在这儿。

  而今年,欧美的经济整个大势并不是很好,所以带来的影响就是上市公司表现也不好,因为我们的钱都是合伙人给的嘛,合伙人都在欧美,所以他们看到大势不好,尤其是包括已经上市的公司也跌得很惨,所以这样的话,他们对基金的投资要求也多少会有一些影响,就是说他会质疑你一些投资,如果说是估值比较高的投资,他肯定会比较质疑,我觉得这是一个主要原因。

  对清科来说,可能我们影响相对小一些,因为我们做的还是偏早期的投资,你赌的是这个事成不成,而不是跟上市公司去做对比,但是做B轮,C轮投资的时候,一定是,当你今天投资公司估值接近好几千万美金,甚至过亿美金,一看一个上市公司可能才一、两亿美金的估值,你要去想一想,我是买一个上市公司的股票合算,还是买一个成长过程当中的公司,以上亿美元的估值去买合算,是有这样一个直接的对比的影响的。

  早期投资,比如说你投资金额,像我们最小投到五十万美金,一百万美金这样的样子,但是投完了之后估值也就在几百万美金,最多也就一千万,这些公司,我觉得其实目前看到整个行业在这块,反正清科是没有多大影响,然后大家心态上会更理智一些,因为还有一点,就是当然虽然我们投早期,但是你也肯定要想到它未来要融B轮,要融C轮,如果要B轮、C轮的融资局势是这样的话,那你投早期的时候要想到,如果到时候投B轮接不上的事,所以你这个考虑的肯定要多一些。

  记者: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相比去年的投资环境,今年有什么变化?

  叶滨:首先我认为移动互联网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我觉得估值肯定会比之前要理智一些,但是我觉得过去的移动互联网,我并不认为很靠谱的,是电商。今年我觉得最大的一个区别就是所有的电商类企业融资很困难,因为你看上市公司,就是说像唯品会,这在去年大家都认为是非常好的公司,而且他可能是目标要超十亿美金去做的这么一个上市公司,但是最后上市表现大家都知道,也就才两亿多美金,当然他现金有七千多万,所以刨掉现金,公司的价值可能只得到不到两亿美金,这个可能大家之前是完全没有想到的一个结果。所以唯品会这种成长性很快,而且大家都觉得估值很好的公司都这样,其他电商肯定都比较难一些,这是毫无疑问的。

  投资移动互联网,大家看的都是三、五年以后的未来,我相信三年以后,整个中国有超过三亿的智能手机用户的市场空间,而且我觉得用户在智能手机上的时间也会越来越多,所以我觉得这个方向是对的,实际上现在大家在移动互联网上仍然是愿意积极的做早期投资,现在有一个特点就是说天使投资比较多,移动互联网值得投这么多钱的公司现在也就那么多,所以你看整个的估值显得也比较低,清科在移动互联网没有很大的投资量。

  记者:有观点认为,在去年,移动互联网是初步布局,不管是传统互联网的巨头还是专注于移动互联网的创新公司,去年把基本的应用类型都已经覆盖完了,所以去年才会有很多投资像圈地一样进入,虽然今年出现了一些缺口,但是大部分还是都已经弥合好了,接下来就是填缝隙和创新,这种观点您同意吗?

  叶滨:是这样的,因为移动互联网跟之前的传统互联网很大的区别在于,已经有很多互联网的巨头在虎视眈眈的看着这个市场,就是说你找缝隙并不容易,比如说做一个社交类的,比如说像米聊这样一个很典型的例子,一度发展得非常快,但是后来被微信冲击,但是我为什么还是认为会有很多机会,是因为我觉得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创业都不太容易,都要在巨头的缝隙中寻找空间,但是如果说你找到了,我觉得还是有可能去做一些大的事情的,我觉得未来你要做成十亿美金公司的这种机会,确实是比较少,不容易,但是做成这种估值是几亿美金的公司的机会还是有不少的。

  随着千元机的增加,未来有两、三亿新增的智能手机的用户,这些用户可能原来没有很强的互联网使用习惯,但他有使用智能手机的习惯,我觉得这还是有很多机会的。

  记者:移动互联网的盈利模式一直在受质疑,作为投资者来说,你会担心移动互联网的未来的盈利吗?什么样的公司最会赚钱?

  叶滨:我不是很担心移动互联网的盈利问题,因为尤其是我们现在看有几个行业,包括像游戏已经表现出来它其实有不错的收入的可能性。

  还有一个就是O2O,在手机上买一个服务,然后在线下消费,我觉得这种机会是越来越多的。目前来看,就是支付有些地方还不够方便,但是长期来看这肯定不是问题,一、两年之内我觉得肯定都会越来越顺。游戏和O2O的商业模式是很清晰的,所以这个我不是很担心。

  其他的应用,如果说能带来用户的话,通过衍生的广告也好,或者按照效果付费的方式也好,都能产生回报。所以最终来说,我觉得只要你有用户,总有办法能挣到钱。

  前两天我看了一个美国有一个讨论,就是说是不是存在很大用户量,但是没有赚到钱的这样的网站或者应用,讨论一圈,实际上没有真正哪个产品服务说是有了巨大的用户量没有挣到钱,不存在。

  记者:你认为社交类应用的开发者,他们一方面在腾讯的压力之下,另一方面盈利模式又不清晰,他们生存下去的支撑点在哪儿?

  叶滨:我觉得当然这个像这种模式,肯定要通过VC来支撑一段时间的,面临这么大的压力,如果现在还要去想盈利的问题,那这个站就太难了,所以肯定还是要靠VC去支撑。拿陌陌来说,虽然微信跟他们的定位是很不一样的,但是微信肯定会形成一种威胁,但是我觉得默默毕竟是做特定的垂直应用,它跟微信的目标用户其实并不完全一样,所以我觉得还是有机会的,主要看他们下面怎么去执行。

  腾讯的微信还是一个面向所有用户的应用,所以他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这就是机会,但是这里面牵扯到要有很好的运营和运气才能把这个事做起来。

  记者:在世界领域,像基于图片、某一场景,某一环境的移动社交应用,很多都已经很发达了,中国尚且没有这样的好应用,这是为什么?

  叶滨:有几方面的原因,第一,创业公司之间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同一个创意,中国出来几十家都做类似的东西的,然后大家都去抢用户,普通用户看看每家其实都差不多,然后可能你用这个,我用这个,最后把本身不多的这个用户就被分流了;第二方面就是这类应用到最后永远悬在头上的一个剑就是说人家腾讯做了怎么办?导致的结果就是,VC不敢支持,创业公司就自己去撕杀、抢用户,没有一家走出来,就像当时做Instagram这么多家,没有一家拿到投资的。

  记者:所以创业者做社交应用的压力也比较大。

  叶滨:不是说压力很大,就是说那如果说你走不出来,比如陌陌还是拿到投资了,估值也还蛮高的,就是说,你如果说能够在中间脱颖而出,能走出来,总是有人愿意去跟你赌一赌,但是如果说你光在几家草根之间的撕杀还没撕杀出来,上面天花板还想着未来有微信,那可能大家就自然会更加谨慎。

  记者:清科创投在移动互联网还有什么投资偏好,除了游戏和O2O?

  叶滨:其实我们都会看,但是关键就是看创业者能不能走出来,早期的团队如果说能够做出一些有特色的东西,我们还是会去支持的。比如最近看到有和理财相关的这些东西,都有,我觉得一些垂直应用还是有很多机会的。

  记者:移动互联网里清科会更倾向于哪种回报形式,是收购类的,还是上市类的?

  叶滨:不一样,比如说真正是社交类的,我觉得未来期望的是做一个大的公司出来,游戏公司我们也投了不少,早期的游戏公司我们看到并购的机会,至少可能性会比较多一些,因为一个游戏做出来了,你一年可能挣几千万,这样的公司我觉得未必可能性会非常大。

  记者:之前投的一些移动互联网项目,大概预计什么时候能得到第一批回报?

  叶滨:我们有的公司,因为我们投的很多项目比较偏早期,实际上我们在后一轮,就是其他VC进入的时候,有的时候他们都会选择,因为很多VC想进来,就会把我们的股份买走,我们其实去年的几个项目当中,今年已经有可以拿到回报的了。

  记者:一般比如说投前期,您看重的,比如说划一下分类,从技术,从产品,从创新,从模式上,这四点看重的是哪些?一般看重模式的才会投前期。

  叶滨:针对每个项目是不一样的,我觉得我看重比较多的,首先是它的创新点,比如说去年我们投的《胡莱三国》,是去年做的比较成功的一个社交游戏,今年我投了好几款游戏,我也认为游戏并不好投,但是当时我投《胡莱三国》的时候是非常坚决的,为什么?

  《胡莱三国》是腾讯开放平台的第七款游戏,前面好几家已经做了,有很多用户。但是前面做的这六款应用都是“农林牧副渔”,都是什么偷菜呀,什么抢车位呀,经营一个茶馆呀,就是这样的一些应用。而《胡莱三国》是第一个策略类的游戏,整个设计有很多的创新点,这些东西,你单从游戏的整个行业来说可能算不上什么,但他们是第一家做策略类社交游戏的,甚至是在美国的Zynga之前出来的中深度的游戏。所以说,创新点是很重要的。

  其他应用,就要看比如说是否能迅速获取用户,有时候你是借助一些特定的资源,或者一些特定的方法,或者真正找到用户需求,这都有可能,所以在不同行业我觉得看的点是不一样的,作为投资人,肯定要首先了解这个行业的格局,你要是不知道腾讯要做一些什么东西,不知道360要做一些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其他的公司在做些什么东西,你就投的话,我认为风险会比较大。

  我们知道用户很重要,但是目前就发现很多的也是圈用户的产品,但是发现实际上盈利点很乏力,或者说它没有办法继续让用户忠诚,只不过是它前期圈得很快,我看到了潜力,但是我投了,结果发现它的后劲很乏力。所以用户量不能衡量一切。

  记者:清科投资早期项目资金一般是在五十万美金起,有上限吗?

  叶滨:我们是五十万美金到五百万美金之间吧,我们很明确,不会投天使,如果你东西还没做出来,你就是几张纸,那我们不会去投的,但是你如果东西做出来了,我们投资的最小的团队是四个人做了一个小App出来,然后刚上线,我们觉得很不错,都是零收入啊,但是我们认为这种可以投。

tag: 清科创投   叶滨   O2O  
编辑:游戏台编辑 声明:CNTV游戏台登载此文处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共有 0 人发表观点,请选择您的观点:
请您输入相应的互动观点

网友热评:

查看全部0条评论>>

我要评论

  • 还可输入1000 个字符
    验证码:

    发号中心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