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收藏
复制
复制
返回顶部

您现在的位置:游戏台首页 > 新闻中心 > 家用游戏 > 新闻正文

SD高达 G世纪世界 鲁迅先生笔下的杰刚队长

2011年03月09日 18:49 | 来源:互联网 | 网友评论:0

摘要:  郎德贝尔的格纳库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一个曲尺形的大货柜,柜里面预备着后备MS,可以随时开走。开吉姆的驾驶员,人品不好爆了机,每每拿着林有德的委任状,开上就走——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现在柜...

  郎德贝尔的格纳库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一个曲尺形的大货柜,柜里面预备着后备MS,可以随时开走。开吉姆的驾驶员,人品不好爆了机,每每拿着林有德的委任状,开上就走——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现在柜子里都是杰钢——拿把光束手枪,出去给鸡瘟刷击坠;倘肯是舰长基友,便可以弄到一把光束步枪,或者加农,配下;如果有骡子那般标致,那就能搞一台肛大母。但这些驾驶员,多是头盔党,大抵没有这样待遇。只有露脸党的的,才踱进货柜隔壁的大房子里,要MS要装备,慢慢地坐着挑。

  我从十二岁起,便在郎德贝尔的舰长室里当军曹,骡子说,样子太傻,怕侍候不了林有德舰长,就在整备班做点事罢。整备班的路过的头盔党们,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步枪从箱子里搬出,看过步枪里有子弹没有,又亲自将脑袋伸进枪口检查,然后才放心:在这严重兼督下,偷偷用光剑烧开水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骡子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推荐我的联邦议员的情面大,辞退不得,便改为专管核对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货柜旁,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骡子被有德甩了肝火旺,鸭子也不是经常能见到,教人活泼不得;只有杰钢队长到此,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杰钢队长是开着量产而露脸的唯一之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整理的很整齐的胡茬子,充满爷们霸气。穿的虽然是驾驶服,可是从不扣扣子,头盔似乎十多年没有玻璃面罩,也十多年没有换。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微操迂回的,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现在开杰钢,又是郎德贝尔的小队长,别人便从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杰钢队长。

  杰钢队长一到格纳库,所有被击坠的驾驶员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杰钢队长,你开的铁球怎么又没了!”他不回答,对整备员说,“装两门炮,要一台铁球改。”便丢出九张军籍牌。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的MS小队一定又被全灭了!”杰钢队长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声誉……”“什么声誉?我前天亲眼见你遇见鸡瘟号,被两个巴掌抽着打。”杰钢队长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铁球不能算MS......铁球!没水壶脑袋的——能算MS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性能差距”,什么“微操”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格纳库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杰钢队长原来也有专用高达,天文预算,但联邦终于生产出来,不及配备,又在加布罗让鸭子打坏;于是愈开愈烂,弄到成天要开量产机。幸而驾驶技术不坏,便替军部开开试验机,换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爱超越极限。战不到几天,便连人和试验机体,一齐失踪。如是几次,叫他实验的人也没有了。杰钢队长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开开那铁球龟霸。但他在我们舰里,技术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未阵亡;虽然间或没有回来,暂时记在阵亡名单上,但不出一月,定然出现,从名单上除去了杰钢队长的名字。

  杰钢队长钻进过半个身子,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杰钢队长,你当真打下来自由么?”杰钢队长很难过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这么牛逼怎的连半个击坠也捞不到呢?”杰钢队长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性能差距之类——有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格纳库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骡子是决不责备的。而且骡子见了杰钢队长,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杰钢队长自己知道不能和他玩真的,便只好向整备兵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见过高达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见过么......我便考你一考。高达的OS,怎样写的?”我想,杂鱼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杰钢队长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写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OS应该记着,将来开高达的时候,才能操作。”

  我暗想我和开高达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的骡子也从来把高达藏在床底下;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鸡神不是能空手现编OS吗?”杰钢队长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敲着操作面板,点头说,“对呀对呀!......OS有四样编法,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杰钢队长刚用指甲蘸了口水,想在操作面板上写字,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鸡瘟残党收得情报,半路埋伏,围住了杰钢队长。他便给他们一人一发光枪。残党缺胳膊少腿,仍然不散,单眼都望着杰钢。杰钢队长发了彪,伸开五指将操纵杆抓住,弯腰下去说道,“爆甲了,我要爆甲了!”直起身又看一看狭小的机舱,自己摇头说,“奶奶的!爆甲哉?无甲矣。”于是这一群残党都在笑声里飞散了。

  杰钢队长是这样的使人敬畏,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独角兽启动前的两三天,林有德正在慢慢的擦骡子的相框,调出阵亡名单,忽然说,“杰钢队长已经长久没有来了。给他配的下一台杰钢都绿的长毛了!”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喝酒的驾驶员说道,“他怎么会来?......他被人腰斩了。”林有德说,“纳尼!”“他总仍旧是开着量产挑BOSS。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找到了鸡瘟的破鞋12妹。12妹开的大青椒,挑的过吗?”“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爆了甲,后来是打,打了大半天,再被腰斩了。”“后来呢?”“后来被腰斩了。”“腰斩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死了。”林有德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擦骡子的像。

  启动之后,残党是一波猛比一波,看看新安州杀了好几次过来;我吓得整天躲在格纳库,也须穿上宇航服了。一日的下半天,没有一个驾驶员,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整备一台杰钢!”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站起来向外一望,杰钢队长便在外面。他脸上黑而且瘦,霸气却依然;穿一件破驾驶服,盘着两腿,两腿之下赫然是不着地,人便在半空飘着;见了我,又说道,“搞台杰钢!”

  林有德虎躯一震,一面说,“杰钢队长么?你不是被腰斩了!”杰钢队长很淡然的低头答道:“本队哪次不是回来的。这一回还要特装型,推进剂要足。”林有德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杰钢队长,你又要单挑boss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不屑,单说了一句“可斩此人!”“斩?那是红彗星再世,怎么斩法?”杰钢队长低声说道,“微操、操、操......”他的眼色,很像命令有德,不得违抗。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驾驶员,便和林有德都哭了。我开了门,跑进去,运了杰钢出来。他从破衣袋里摸出四盘硬碟,放在我手里,与我说:“这便是四种OS,恐后继无人,今日皆传与你。”见他满面金光,原来他已肉身成圣,化为量产机之神了。不一会,他飞进机体,便又在旁人的哭声中,坐着用杰钢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杰钢队长。到了105年间,林有德调出阵亡名单说,“杰钢队长还没回来呢!”到风传毙了逆子的林小德,又说“杰钢队长还没回来呢。”

  而后到了F91的123年都没看到他,再到海盗高达也没有见着他。

  直到V高达出现的那时候,林有德依然是那句:“杰刚队长还没回来呢......”

  其实只有我明白——大约杰钢队长成为了量产机之神,保佑着每个开量产机的杂鱼。

  编者后记:

  这篇V5文章是我在度娘的贴吧内看见的,写法仿自《孔乙己》(说起来大家看了也该知道的),算是对杰刚队长的一篇追悼文。全文很有连贯性,一气呵成,感觉读起来很舒服,再加之没有看见有人转载此文,便顺手搬运过来了。具体的排版是我自己做的,同时修改了一部分原文的标点,相对更加的简洁清晰。

  有爱队长的人们可以看下,最后一句让我湿了:“其实只有我明白——大约杰刚队长成为了量产机之神,保佑着每个开量产机的杂鱼。”

tag: SD   高达  
选稿编辑: 游戏台编辑 责任编辑:王嘉
声明:央视网游戏频道登载此文处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共有 0 人发表观点,请选择您的观点:
请您输入相应的互动观点

网友热评:

查看全部0条评论>>

我要评论

  • 还可输入1000 个字符
    验证码:

    发号中心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