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游戏台首页 > 新闻中心 > 单机游戏 > 新闻正文

《狂怒》第一手试玩报告

2011-09-02 03:30:05 来源:互联网 我要评论(0)
  

一颗陨石,让文明灰飞烟灭。长眠醒来,他写下最后日记。

亲爱的日记,

在这浩劫之后的世界,很多以前觉得不重要的小事,现在却令人特别怀念,像是政府、法律、人性...等等。虽然说没有那些东西,也能很快适应并活下去,但是如果说到卫生纸,那就是完全不一样的事了。为了得到一小卷卫生纸,我曾经做过一些...不是很值得骄傲的事。在今时今日,卫生纸就像黄金一样珍贵啊!嗯,我跳得太快了,让我从头说起吧。就从我如何被困在这个残破不堪,如同恶梦般的地球上开始。

Most of the people I've met would kill me where I stand.

在这里遇见的人,个个都想秒杀我。

给你一个忠告:绝对不要轻易进入长眠状态。你应该有看过那些电影对吧?主角进入一个睡眠舱里,在数年后醒来,发现整个世界都疯了。结果,这种鬼事竟然真的发生在我身上了!当我在方舟(The Ark)的无菌室醒来,发现除了我之外,其他的睡眠舱全都故障,而且里面的人全变成了尸体时,我本来以为自己很走运。可是这想法并没持续多久,因为几秒钟之后,当方舟电脑说完一些让人摸不着头绪的讯息时,突然有两个矮小瘦弱,外形怪异的家伙向我扑来。那一刻,我想我是Hold不住了。但生死一瞬间之际,突然飞过来几颗子弹,让这两个家伙血溅当场。

开枪救我的人叫海格,一个身材壮硕的当地人。他让我坐上了他的车,一路上说了很多,除了很高兴找到我之外,他提到了一个名为「管理局」(The Authority)的领导势力,又说了些关于我身上方舟制服的事。但我却心不在焉,因为眼前的一切让我目瞪口呆,放眼望去只有悬崖、岩石,以及残破不堪的街道遗迹。原本进步而繁荣的世界到底怎么了?正当我想开口问时,海格示意我闭嘴,因为我们正驶过一个检查站。而把关的土匪,穿着就跟刚才那两个差点要撕裂我的家伙一样。其实,有时我真希望他们当时就撕了我。

又开了一小段路,我们抵达了海格居住的聚落。虽说是聚落,但其实是改建在荒废加油站上的临时基地,住了不过六、七个人而已。海格没有帮我介绍其他人,直接带我进了他办公室,然后开门见山说:因为救了我,他让全部区民都陷入危机,那些土匪一发现同伴的尸体,可能就会马上杀过来,而他们全是些嗜血的怪物。海格绝不能让这事发生,但他所谓的解决方法,却是要我先一步把这帮土匪全干掉!这太强人所难了,我才刚获得重生,他却要我去夺走别人的生命。我真的有这种能耐吗?

正当我要开口拒绝时,他塞了一把外形怪异的枪在我手里。握住那把武器的一瞬间,我突然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于是我闭上了嘴。那时我顿悟到:现在这个世界的规则很简单,杀人或被杀,我只能择其一而已。何况,海格不断强调我们这些被选入方舟的人是与众不同的,而且,那些土匪想杀我在先,我现在应该只能算是「积极的自我防卫」吧。为了让我尽快赶到土匪大本营,他接着给了我一台破旧的四轮摩托车。虽然看起来是烂车一台,没想到车上的喷射加速器还挺有力的,这让我很快直达目的地,准备大开杀戒。

I'm going to need a nice pair of deer antlers if I want to fit in.

想要融入这些人,我需要一对鹿角来搭衣服。 

当子弹从我枪口不断射出,我感觉海格似乎过于夸大了那些土匪的危险性。虽然他们数量不少,但个个身形瘦弱又矮小,手上拿的武器也全是小刀跟棍棒。而从他们直线往我冲来的动作,更能看出他们没对付过拿枪的人。我只要往他们身上送两、三枪,或直接一枪爆头,就可以干掉一人。虽然我被砍中了几刀,但只要一段时间伤口就会自行愈合,海格送的绷带更有急速的治疗效果。我发动的这场大屠杀可以说是势如破竹...直到我误中了一个陷阱!当我回过神来,我已经被一条绳子倒吊在空中不停摇晃,这时一个土匪慢慢的走近,冷笑着对其他人说:带他到屠宰室去!

我就这样死了。

在那个满地内脏又有恶烂腥臭味的肮脏小坑里,一个土匪俐落的用刀刺进我的胸口,然后所有人围观着看我断气。命运真是残酷而不公平啊,是吧?但,似乎我还命不该绝。就在那一瞬间,我体内的奈米机器启动了,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像游戏般不真实的挑战画面,我却明白这是挣扎求生的最后机会!完成挑战那一刻,我感觉到微弱电流直击全身,然后心脏开始恢复跳动,脚也有了知觉,全身力量都回来了!奈米机器这时一齐释放出强烈电流,把周遭的敌人全部击杀!我后来才明白,体内的复活装置每使用一次之后,就需要长时间充电。但可怜那些土匪们个个都烧成了焦炭,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

I'm not sure what The Authority wants, but I hear they're armed with advanced weaponry.

我不清楚管理局野心为何,但听说他们的军队都配备超强武装。

我像复仇者一般清光剩下的敌人后,用滑降索回到了停放四轮摩托车的地方。尽管过程有些许惊险,身上有大小伤痕,加上死里逃生了一次,但总算是完成任务了。飞车回到殖民区,海格也十分赞赏我的表现。但因为激战过后肾上腺素的作用还在,自我感觉太良好的下场就是:当海格要我去北方小镇帮他找医疗补给品时,我一口气就答应了。离开小镇前,有位穿着特别性感的女子吸引了我,没想到她深藏不露,更将风旋镖(Wingstick)使用法教给我,原来那是一种比回力镖更强的杀人凶器。我还遇见了一位收购商人,他把我搜刮回来的东西全买下了。为了替接下来的旅程做准备,我也买齐了绷带才走。

沿路的打打杀杀就不提了,总之当我抵达北方小镇时,才发现管理这里的竟是一位装着精密机器手臂的老女人。在一个连四轮摩托车都找不到零件修的世界里,谁想得到荒野小镇里有这种高科技?我不禁想问,到底这世界的科技发达到什么地步,却又有那些科技已经消失了呢?那女人答应会给我医疗补给品,条件是必须先帮她找到一位失踪了好几天,名叫朱诺的同伴。我心里暗想:小镇外面危机四伏,失踨的朱诺大概凶多吉少吧...不过我没说出口,接下了这个任务。

当我找到朱诺时,果然如我所料,他的遗体已残缺不全了。我也是为了逃离一群鬼吼鬼叫的变种人,才会在无线电塔里找到朱诺的遗体。话说离开北方小镇之前,我因为一时心软,答应帮一位镇民来无线电塔,帮他调整讯号的强度,没想到在这被我找到朱诺。但这鬼地方竟然到处是碍眼的武装变种人!在那当下,我心里想的不是调整什么无线电,我只想好好调整一下那些变种人的脖子,让肩跟头分离得愈远愈好!令人兴奋的是,风旋镖帮了大忙,我只要把它往敌人脖子丢去就能搞定,当然,也有一些功劳是属于手榴弹的。最后我还遇上了一个手持轻机枪的变种巨怪,但用了塔里找到的新子弹「胖弹头」之后,那家伙也只有被我蹂躏的份!

There's still a lot more wasteland out there that has yet to be explored.

浩劫后的世界里,有许多荒野秘境等你来探索。

北方小镇的老女人听到朱诺的下场当然不开心,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所以她还是把制作医疗布料的配方交给我,这样一来,海格和他的同伴们就不用再担心医疗补给的问题了。至于那位要我调整无线电的镇民,他非常高兴我做出的许多调整,高兴到把一支霰弹枪送给我。但我的冒险还没结束。我在写下这篇日记的同时不禁感慨:我驾着别人的四轮摩托车,背着别人的霰弹枪,身处在别人统治的世界,眼前的土地虽大,却没有我的归属之地。

未来会如何?我不知道。也许,其实我早就死了,而这里正是炼狱。

无论如何,我的故事还没完,如果这里是炼狱,就让我杀出一条生路!

※《狂怒炼狱》上市日期为10/4,台湾代理商为杰仕登,建议售价未定。另有特典版,内含数位下载套件,包含愤怒之拳、双管猎枪、菁英装甲与鼠杆越野车。仅限单人游戏使用。

编辑:游戏台编辑
相关标签:   狂怒   试玩   报告  
声明:CNTV游戏台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 狂怒 的相关视频

我要评论

  • 还可输入1000 个字符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