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游戏台首页 > 新闻中心 > 单机游戏 > 新闻正文

香港上网100M成主流 速度低于80%将退款

2011-07-13 04:37:07 来源:互联网 我要评论(0)
  

6月30日晚,家住香港跑马地成和道的王先生打开电脑,到香港电信管理局网站提供的“宽带表现测试”网页,实测了上网速度——18M。他使用的是和记电讯提供的30M带宽服务。“与内地上网最明显的区别,是上视频网站看电视剧,基本不会有等待时间。”

不过,朋友韩先生家的网络令他羡慕不已。家住香港西营盘水街的韩先生使用的是香港宽频的带宽100M的网络,实际上网速度能达到80M左右。“下载一部电影,几分钟就搞定了。”韩先生说。王先生的宽带合约还有1年,他表示期满后就转成100M的服务。

当前,香港宽带市场的主流服务带宽是100M。以香港宽频提供的100M服务为例,费用为每月121元(港币,下同),除了100M带宽到桌面,还包括固定电话、30多个频道的有线电视。但是,这项服务必须至少签订24个月的合约。

如果每月多交30多元,就可以享受更厉害的1G带宽服务了。理论上,1G带宽的涵义是,下载1GB大小的影片,需时仅为10秒左右。到今年5月底,香港宽频的1G用户已经突破1万户。

不过,受其他因素影响,1G宽带的实际网速要低于1G,约为80%左右,即800M。香港宽频向用户提供速度保障,如果实际网速低于带宽80%,将安排退款

全球最大的内容传送网络商Akamai发布的2010年第四季度互联网发展报告显示,中国香港的平均网速为9.4M,列全球第二;平均最高网速则为37.9M,居全球首位

香港宽频公司科技总监卢瑞麟介绍,实际网速由三个因素决定:首先是终端(PC、IPAD等)软硬件配置,除非特别陈旧的型号,一般而言,这方面已经没有障碍;其次是带宽,当前香港的服务商普遍提供100M或1G到桌面的服务;最后是网站,这是目前的瓶颈,一般网站的下载速度要大大低于带宽。

1G带宽主要用于P2P(点对点),比如一些居家办公的影视制作人员,可以方便地传送文件。“1G带宽的网络,为创新提供了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各种新式服务将涌现。”卢瑞麟预计。

除了速度快,香港宽带的另一特色是收费低。香港电讯管理局今年5月公布的一项有关电讯服务收费基准研究显示,与哥本哈根、伦敦、纽约、上海、新加坡和东京等6个城市相比,香港的服务费用最低。

报告显示,同样是10M的宽带服务,香港的价格最低,每月80元。而最高的新加坡和次高的上海,分别为359元和312元。

速度快收费低,一些人担心,香港的电讯公司岂不是都蚀本经营,然后因财务上难以为继而垮台,从而影响到广大市民的切身利益?实际上,香港并未出现这一现象。2010年,提供宽带服务的城市电讯公司(香港宽频母公司)盈利(扣除利息税款折旧及摊销前)达到4.79亿元。今年中期业绩报告显示,纯利较去年同期又上涨44%。卢瑞麟说,虽然公司在初始阶段投入较大,但因为努力削减人工、办公室租金等开支,公司目前经营状况良好。

那么,香港发展快速低廉宽带服务的经验,能否在内地推广呢?有人认为,香港地域狭小,人口密集,具有推广高速宽带的独特优势,内地并不容易模仿。卢瑞麟认为,即便如此,起码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都具备实现光纤入户的条件。

最重要的是各商家之间的竞争,这是拉低香港宽带市场价格的关键。目前香港市场上有有线宽频、香港宽频、和记电讯、电讯盈科等多家公司参与竞争,“价格战”此起彼伏,几年前还高不可攀的1G带宽服务,如今已是走入寻常百姓家。电信管理局的研究也指出,“竞争激烈的电讯市场,是造就价格低廉的有利因素”。

至于国内,专家则表示我国宽带发展不平衡,建议网业分离。

无论是国家还是企业的竞争力,可以拿出很多衡量指标,但未来可能最有代表性的一个指标就是带宽。中国宽带的主要问题是发展不平衡,有些地方的宽带发展滞后,而某些地方却存在重复建设,甚至过剩。

网络在中国,几乎已经无处不在。近5亿的网民群体以及即时通信、网络视频、网络游戏等众多网络服务提出了一个重要的现实需求——网速要更快,网络要更宽。

随着网民数量的继续增长以及网络业务的日益普及,宽带已经不是简单的技术问题,更关乎数字领域的民生问题。

与此同时,美国等发达国家已经将宽带网络建设作为“赢得未来”的重要战略大力发展,我国宽带用户数量虽居全球首位,但在宽带普及率、接入速度和资费水平方面与世界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提醒着我们从国家发展战略的高度关注宽带发展的现状与瓶颈。

据悉,工信部正在研究确定宽带发展的目标、政策措施,并积极建议将宽带纳入国家战略层面加以推动。

网络发展遭遇宽带不足“瓶颈”

在宽带普及率方面,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宽带用户数已居全球首位。但据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介绍,截至去年底,中国宽带的整体普及率为33.5%,而在2007年,欧洲宽带普及率为35.4%,美国的这项指标是50.9%。我国宽带普及率达到世界平均水平,但与世界发达国家还存在一定差距。

在宽带接入速度方面,据CNNIC统计,全国互联网平均连接速度仅为100.9KB/秒,远低于全球平均连接速度230.4KB/秒,“宽带不宽”的问题较为明显。

在宽带支出方面,据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此前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如果考虑到收入差距的话,2008年韩国人均国民收入是我国的6.9倍,这意味着我国的宽带资费水平相当于韩国的124倍。

事实上,中国网民宽带上网费用绝对值并不高,只是“中国居民通信收费占了将近10%,而发达国家是4%,也就是可以说我们的网民享受到跟发达国家一样的通信水平业务应用,但是我们的收入相对发达国家差多了,所以这个比例比较高”,邬贺铨说。

在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曾剑秋看来,不应简单地和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进行横向比较,“比如韩国、新加坡、香港,这些国家或地区都比较小,想建一个宽带网相对来说还是相对容易的”。曾剑秋同时指出,“中国宽带的问题主要是发展不平衡,有些地方的宽带发展滞后,而某些地方却存在重复建设,甚至过剩”。他认为,宽带发展的不均衡,类似于高速公路,“比如我们的路一直很宽,突然到了一个地方变得很窄,由八车道变成了单车道,这就容易出现问题。所以宽带的发展一定要均衡发展,才能达到最大效用。”

在某种程度上,我国现有的网络互联不通畅、宽带成本过高的“宽带瓶颈”已经限制了网络自身的发展,比如网络音乐、网络游戏、网络视频等网民使用率在60%以上的服务受带宽限制,不但用户体验不佳,相关企业也怨声连连。而在被寄予厚望的云计算产业方面,中国的成本也是美国的4倍。

宽带投资成为未来经济新动力

2010年,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向国会提交国家宽带发展计划的提案,旨在将美国宽带网络速度在现有基础上提高25倍。该提案计划在未来10年内为宽带网络提供500M/秒的带宽,在未来5年内为移动设备提供300M/秒的带宽。

2010年5月19日,欧盟委员会公布了为期5年的“数字化议程”计划,将在27个成员国部署超高速宽带,到2020年,欧盟将在整个欧洲提供不低于30M/秒的网速,为至少50%的欧洲家庭提供超过100M/秒的网速。

尽管韩国目前的宽带网络在平均传送速率和家庭宽带覆盖量方面均居世界首位,但韩国政府并不满足,其相关部门表示,韩国最快将于2013年建成在10秒钟内即可下载完一部DVD级电影的千兆位宽带网。

“无论是国家还是企业的竞争力,你可以拿出很多衡量指标,但未来可能最有代表性的一个指标就是带宽”,曾剑秋认为,未来的竞争就是带宽的竞争。

不仅视频服务、云计算等网络经济发展离不开宽带互联网,宽带网络的投资还能间接带动消费增长、促进社会就业,宽带已经成为经济发展新的动力之源。世界银行的相关研究显示,国家在宽带方面投入的回报相当明显,即宽带普及率每提升10%可以拉动GDP增长1.4%;在宽带上每投入1美元就可以带来10倍回报。

对于中国而言,宽带产业不仅能够拉动GDP增长,同时还能有效促进我国经济方式的转变,从工业大国或农业大国向信息强国转变。

目前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已瞄准宽带网络建设,将其作为未来信息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加大战略投入。“已有82个国家出台‘国家宽带战略’,中国成为少数没有国家宽带战略的国家之一,直接后果是国家基础设施投资重心导向‘铁公鸡’(铁路、公路、机场),对宽带的战略性投入不足”,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说。

“网业分离” 实现“全光网”正当其时

“从当下三网融合的背景看,国家的宽带战略应该从国务院或者国家信息委的高度来制定,越快越好。”曾剑秋指出,目前国家关于光纤宽带建设的文件中对城市和农村的带宽水平规划还有些落后,“至少都要达到10M以上。从我们的研究以及国外的一些经验来看,10M的带宽是最低门槛,就是说你在上网的时候,无论是浏览网页还是观看视频等都可以做到无障碍”。

尽快出台国家宽带战略已成为业内外专家学者们的共同心声。今年两会上,很多代表委员都针对我国“低速宽带”的发展现状提出了议案。此外,国内主要运营商也意识到加快发展宽带的紧迫性。“5·17”电信日前夕,中国电信宣布启动“宽带中国翼起来”活动,计划全国县级以上城市实现光纤化等。

“现在正是建设光纤网络的大好时机,光纤太便宜了,面条都比光纤贵。”曾剑秋透露,现在最好的光纤1米的成本不到1毛钱。成本下降与市场需求有着必然联系,在中国发展“全光网”正当其时。我们已经有了覆盖面积很广泛的骨干网络,还需要从国家整体角度来规划,以减少重复建设。

在他看来,与“全光网”建设同样重要的是“网业分离”,即在企业层面实现网络和业务的分离、物理网络和服务网络的分离。

“其实消费者并不关心物理网络,最重要的还是在乎网络服务和价格”,曾剑秋认为,在中国完全可以建立国家层面的整体网络,同时在服务层面引入企业竞争。“企业的竞争重点在于服务,带宽本身不应成为企业的竞争力,光网应该成为国家的基础设施。”

“目前很多企业都拼命建光网,这是一种无序状态。应该把他们纳入到整体的国家宽带战略中去,打破企业无效或低效竞争,以满足不同消费群体的网络需求,促进服务水平的提高和相关资费的下降”,曾剑秋指出。

“要使网速提上去,费用降下来,唯有采取竞争”,姜奇平认为,国家宽带战略规划要处理好宽带发展与改革的关系,“为企业竞争,尤其是民营企业参与的公平竞争创造条件”。

编辑:游戏台编辑
相关标签:   香港   上网   100M  
声明:CNTV游戏台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 香港 的相关视频

我要评论

  • 还可输入1000 个字符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