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游戏台首页 > 新闻中心 > 八卦周边 > 新闻正文

网络表情创作者点击你我的喜怒哀乐

2011-09-01 12:07:48 来源:互联网 我要评论(0)
  

  编者按:鼠标轻点,一张张网络表情图片蹦出来,或卖萌、或耍酷、或恶搞,问候、祝福、情绪,就这样直观地被传递到了互联网的另一端。网络表情创作者,让你和我在虚拟世界里的对话,更加真实,更有温度。


 

  表情形象从左往右依次为:皮揣子猫、炮炮兵、兔斯基、悠嘻猴、Hello菜菜、阿狸、洋葱头、绿豆蛙。

  在微博上发布信息,没有温度的文字实在不给力,好在有表情:狂笑的阿狸、紧张的张小盒、泪奔的悠嘻猴、眨眼的蘑菇点点……

  在QQ上和朋友闲聊,懒得打字,好在有表情:耍着细手臂的兔斯基,搞笑地做广播操;留蘑菇头、架黑框眼镜的Hello菜菜可爱地打招呼; 带绿钢盔、大大脑袋、肉嘟嘟的炮炮兵在互掐……

  在网络天地中,隐藏在屏幕后面的喜怒哀乐,被一张张表情图片所泄露。这些或卖萌、或耍酷、或恶搞的表情形象背后,站着怎样一群“父母”?

  传播力强大,门槛很低,从业者以“80后”兼职为主

  寻找这群“父母”很容易。虚拟网络是他们真实的生存空间,在微博、QQ、MSN等平台上,他们不是“僵尸”用户,发条私信、留个言,很快能收到回应。

  统计这群“父母”却很难。在无门槛的网络世界里,出现过多少表情形象,有多少人在创作,至今没有具体数据。

  网络表情创作者分三类:个人、工作室和公司。他们大多是“80后”,以兼职为主。在炮炮兵的“东家”江苏常州卡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市场总监戈景瑞看来,该领域进入门槛很低,只要有美术基础,会FLASH动画,“谁都能制作出属于自己的表情。”

  大眼鼓的创作者邹健介绍说,网络表情不下千种,但专门从事表情创作的人很少,“不能单独算一个行业。大多数创作者都是从兴趣爱好开始,很多形象都能看到作者本身的影子。”

  的确,不少表情形象都是被创作者“玩”出来的。兔斯基只是“80后”女生王卯卯贴在博客上的“信手之作”;“后来者”邹健,在校读书时喜欢兔斯基,有一天突发奇想,“要是我能发自己制作的表情就好了”,于是自学表情制作教程。现在,他的大眼鼓也聚集了一定人气。

  “Hello菜菜”像足了创作者蔡华华:自己不是尖脸,“就做了圆脸菜菜”;跟自己学画的小朋友剪着蘑菇头,“帮菜菜‘盖’一个”;自己带黑框眼镜,“像大熊猫一样,帮菜菜也戴一个”。

  强大的传播力是不少创作者青睐网络表情的原因。卡米文化公司曾进行网络调查,超过1/3的受调查者通过朋友互发QQ表情认识炮炮兵。仅在QQ上,炮炮兵的下载量就接近5亿次。

  皮揣子猫,原本是张少杰漫画日记中的卡通形象。今年4月,这只橙色的小胖猫也跳进“表情业”;不到2个月,就吸引了不少粉丝。“没想到,一些网站居然把皮揣子猫的表情包放在首页上推荐,早知道一开始就应该走表情传播这一步。”张少杰多少有些遗憾。

  在“形象—创意—动画”链条中,最关键要有想法

  “我是Hello菜菜,一个神经质的小女孩。我有强烈的好奇心,而且很努力工作。我有一尺厚的坚持,希望每天进步1%,开心每一天”……此类自我介绍在表情世界里屡见不鲜,网络表情往往都被赋予了“我行我素”的个性。

  在炮炮兵的创作者之一郭征看来,网络表情创作的第一步是构造富有个性的形象,其次是为形象赋予有创意的情景、故事等,最后才是动画制作。“试水”表情市场没多久的张少杰也发现:形象很重要,“讨喜的,卖萌的,耍酷的,跟别人不一样很关键。”

  在“形象—创意—动画”链条中,技术被排在了最末位。“表情是一种互动,如果形象和创意无法引起情感上的共鸣,动作做得再精致也没用。” 郭征这样理解。

  “一炮而红”的网络表情,无不抓住了草根网民们的情感诉求:可爱却有点坏的炮炮兵永不放弃,吸引了不少女粉丝;擅长加班、不擅长追女孩的张小盒,成为时下白领宅男的代言人……

  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上,一红而过成为不少网络表情的宿命。数量上的持续生产,考验着创作者。2007年,炮炮兵刚流行,郭征和伙伴们每天更新1至2个表情;即使4年下来早已打响品牌,每周也更新1至2个表情,这是维持人气的必要条件。

  此外,“优秀的网络表情创作者,不是只会做动画,一定要有想法”,在郭征眼中,从事网络表情创作的人背景不尽相同,但必须对时尚元素很敏感,能很快把握当前绝大多数人的心态,具有原创欲望和热情,“要自我思考、独立创作。”

  郭征如今已是一个十几人创作团队的头儿,他用这些关键词描述炮炮兵的幕后“父母”:“80后”、天马行空、激情、热爱、幽默。

  “多看、多想、多画,保持乐观开朗的心情,遇到困难迎难而上”,这是蔡华华的创作秘诀,一如她赋予Hello菜菜的乐天个性。

  单个表情价格几元到几千元不等,“红”表情品牌价值已达2亿元

  被不少创作者强调“不以赚钱为目的”的网络表情,红起来很“吸金”。

  据戈景瑞介绍,网络表情在网上免费下载,通过两种方式间接盈利。一种是帮其他公司制作表情,凭借成功的制作案例以及传播经验,为企业做动漫口碑营销,一个表情最高可以卖2000元,如果做成复杂的三维动画表情,要价更高。

  但在专职表情创作者王冠龙眼中,赚钱并不容易。他的第一个表情“只卖8元钱,后来坚持做,有的表情卖到30元左右,现在基本每个都在100元以上。”

  “没形成定价机制,质量参差不齐是整个动漫市场的顽疾,”戈景瑞认为,一个表情包括造型、创意、传播渠道等多个环节,单只是制作来说,价值较低,只有把创意、渠道等逐步丰富起来才能获得更多的附加值。

  在这样的市场里,王冠龙的作品中2/3是原创表情,1/3是做代加工。今年开始,他每月收入攀升至6000元,这让他觉得市场依然很有潜力,“两年前,我每月才挣1000元。”

  网络表情的另一种盈利方式是形成品牌效应后授权盈利,在图书、衣服、各类动漫衍生品等方面向其他公司做授权,收取授权费以及销售提成。“从以往的经验看,衍生品是动漫的盈利重点”,戈景瑞说。

  炮炮兵的品牌效应,也为卡米文化公司赢得大量动画制作订单。“此外,表情可以通过手机彩信、手机主题、手机漫画等移动增值业务,来获得一定的下载分成。”戈景瑞估计,炮炮兵的品牌价值已达2亿元。

  从表情起步,不止步于表情。网络助推表情“升级”为原创动漫形象:兔斯基被时代华纳看中、Hello菜菜成为FUN享亚运使者、悠嘻猴和炮炮兵“变身”网游主角。

  然而,缺乏专业化的商业运营,也让不少具有潜力的表情形象“销声匿迹”。张少杰认为,表情形象要想走得更远,最好由懂经营的团队来运作。

  蔡华华就选择了“抱团”,去年开始和朋友成立公司。用戈景瑞的话来说,公司的延展性更好,拓展面更广,对于知识产权保护、品牌运作等有很大好处,“个人或者工作室的保护力度及开发力度,都显得很原始。”

  机遇转瞬即逝。对于有人仍寄希望通过表情“一炮而红”而打造动漫形象的心态,戈景瑞坦言:“如果表情符合大众口味,也一样会快速发展,只是能上升到动漫品牌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小。” 

编辑:游戏台编辑
相关标签:   网络表情   兔斯基   悠嘻猴   洋葱头  
声明:CNTV游戏台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我要评论

  • 还可输入1000 个字符
    验证码: